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18

Mark并没有回答“美国还能不能再造第二个Facebook?”

我基本全程看了扎克伯格的国会听证会直播。其中一个最深刻的是问题(恰巧是)问他是不是只有美国才能成长出像facebook这么强大的企业。众多网友都着重在“参议员说这是送分题”的笑料之中。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在问facebook是不是在垄断:垄断导致妨碍创新、扼杀美国梦,最终美国pk不了中国(美国人都特别害怕的一件事)。

一年前有报道说过Facebook通过Onavo Protect来监控用户手机上的其他App的使用情况(注意我并不是在说个人私隐问题)。这样facebook就能提前知有哪些流行的app,像Snapchat,Meerkat,或Periscope,然后快速拷贝这些app的流行feature,将那些正准备要蓬勃发展的初创公司扼杀在摇篮中。可惜参议员貌似对此毫不知情,不然这肯定也会掀起风波。

Recode Decode的Kara访问Yelp的CEO Jeremy里面说到垄断问题(背景知识:Yelp一直对Google都有意见,因为Google的餐厅搜索结果很大的牵扯到Yelp的生死存亡,而Google又着手做属于自己的餐厅垂直领域,所以Jeremy对Google的“垄断”颇有微词。)Jeremy提到微软的垄断官司,大部分人都说那时候的官司并没有鸟用,因为没有改变微软操作系统/IE浏览器/office当时的垄断现实;但微软官司的高峰是在1998年的时候,而谷歌是也在1998年左右建立的。Jeremy认为正是那个微软垄断案给硅谷的创新带来了氧气和空间。

就像《创新者的窘境》里面说到类似的,当你还是小的scrappy的时候,你对formidable的大boss不屑一顾;但当你自己变成formidable的时候,你畏惧甚至不惜扼杀那些scrappy的。

“美国还能不能再造第二个Facebook?”Mark并没有回答。

但Mark的行为说明了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