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19

Pinterest与动物本能(写在Pinterest IPO)

在描述人们用Pinterest的动机的时候,印象深刻的是Evan Sharp(Pinterest的设计创始人)会把这归咎到一种数百万年来就存在的动物本能:野生动物在森林猎食或是找果子时,会搜寻各类树叶的痕迹,并进行好坏叶子的挑选。Pinterest是这种非常基因性的行为的表现形式。

“A lot of the beauty of Pinterest isn’t the way it looks. It looks fine, but it’s really the impact it has, the way it gives people a sense of clarity about what their dreams might look like. It gives them a sense of control over what their future could be.”

Pinterest给人的是一个“筑梦”工具。你在pin照片的时候,无论是为了家里装修,还是婚礼策划,你其实在不断堆积你的梦的可能性,然后一步步实现这个梦。

Jonathan Ive提名了Evan为去年Wired的年度人物之一 – “He understands that complex problems can be simplified and often resolved visually”。

类似用视觉来“解决问题”的工具,还有Instagram。

只有脚步声的podcast

偶然听到 the WALKING podcast by Jon Mooallem。听了一个下午。每集40分钟至1小时,都几乎只有步行的声音。具体便是鞋底和湿润泥土间的粘合分离声,鞋底对草叶的碾压声,鞋底踏上油柏路的摩擦声。还有便是出门时的锁门声,金属钥匙在仓促脚步下的摇晃声。偶尔有鸟叫,偶尔有车辆穿行的声音。

神奇的是,每二十分钟Jon还会读一下广告。

我平时爱听Exponent,里面的观点还算艰涩之余,Ben Thompson的语速还奇快,并且爱好不断句。这时常让我想起@BoredElonMusk提过的一个半开玩笑的idea – “Podcast app that scans your brain waves and pauses audio when it knows you’re deep in thought and ignoring dialogue.” 听Ben Thompson说话,经常一走神就错过了,所以常按“倒退15秒”。听这类podcast,压力是会有的,即使是和intellectual上的快感并存。

而这个纯脚步声的podcast刚好相反 – 你不会担心错过什么,因为不需要追赶什么。但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继续听下去。看看评价全是满分,还有这类留言:

感谢你这么慷慨带我走你走的路,我感到没那么孤独了”

“Jon你是很好的同伴”

“我在冬天的巴士里听,让我感到仿佛置身车外在做运动”

“Jon的脚步声很促,像是我的朋友要加快脚步追上我”

“上班听的会提高工作效率”

“这是个珍宝,请边走边听,别跑步听”

类似的是不鸟万如一的无次元。但那又是另一个方向:一种更有目的性的、批判意味的、强烈冲击感的、民间市井的声音艺术。

现在是不是podcast的“黑白电视”时代?Podcast的“杜比影院”时代又将会是怎样?